苍松这话说得真情实意,半分玩笑的成分也没有。他生性惫赖,于万事都不怎么上心,独于武功一道下得了苦功。

他见二人脸色古怪、并不答话,又道:“怎的凭我的武功人品做不得你们大师兄?”

“华山派的规矩,先入门者为师兄,苍松道长真要拜入恩师门下,却只能为我师弟……”林平之上面已经有了几个小师兄、师姐,怎会甘心后来者做他的师兄,是以听到苍松的话,他就急忙开口回绝。

袁守诚摆手制止林平之,对着苍松道长正色拱手道:“苍松道长的武功,在下佩服之至。若苍松道长果真有心,一个大师兄的名头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华山派遴选弟子极其严格,尤其是像道长这般带艺投师的,武功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否守我华山戒律……道长此事你须先考虑清楚!”

苍松原本没有想这许多,听到袁守诚之言,不由连连颔首。此为正理,为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100387/54254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