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光不能吃得美食折磨还只是切肤之痛,那每天给柳脩南跑腿充人头的生活那就是音梨嬅的剜心之疼。

从此以后,音梨嬅就像个老婆子一样整日穿梭在复旦校园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近乎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柳脩南生活。生活上的压迫也就是罢了,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常常翘课,真是学界败类。翘课归翘课,可学分他还得要,于是只要音梨嬅没课,他就强迫音梨嬅去给他顶包点名上课。然而最可恶的是这家伙竟然学的是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

这家伙难道是要研究原子弹毁灭世界吗?音梨嬅每每在心中咬牙切齿起来。可怜她一个只需要耍嘴皮子动动笔杆子的学外语的女生,不得不听讲台上的老教授整天像念经一样捣鼓来捣鼓去的大谈原子核物理、核反应堆物理、核反应堆热工水力学、核电厂系统与运行、辐射探测及核信息处理、核电子学、辐射防护与核安全等一些让她完全莫名其妙的词汇。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6877/17134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