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修文恢复往常的面瘫脸,难得冷声回应,“不威胁到我的皇位,她算个什么东西。”

落亦垂眸,便不再问,他知道,陛下这是软下心了,不过也说得对,只有皇子才能继承皇位,公主,是不可能继承皇位的,但是,难道仅仅是这么简单吗?

戈古娜在一旁委屈的抽泣,“都怪我,把公主弄哭了,公主方才差点又被陛下给掐死了。”

莉尚在一旁也很自责,垂着头默不作声,亚菲拿着棉签给加莲柚上药,原本上一次陛下掐公主的颈脖勒痕才刚消失完,这一会又有新伤了!

“公主殿下疼不疼?陛下又欺负你了。”

加莲柚这会不觉得疼了,被掐过一次,感受过是什么滋味,如今这暴君父亲等着她报复,她可不能让他失望了才对。

如今,什么伤害,什么痛苦,她都不怕了,尽管如此,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388/17219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