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颢臻觉得当下不太适合和池瑶共处一室,她能把他气的半死,索性飙车出去了。

门哐的一声关上,落锁。

池瑶顿时急眼了,“喂喂喂!”

这人有毛病吧!动不动就玩囚禁,是打定主意要困她一天吗?

她今天真的很着急,很着急,一定要出去!

可她也真的一点不想让他知道她的事情。

无可奈何之下,池瑶只能将屋内能砸的东西都砸掉,心里实在着急,只管拼命的找东西往地上砸能闹多大动静就闹多大。

地面上是一片的玻璃瓷瓦碎片,池瑶脚上的布帆鞋本就有些破损,现在毫不顾及的踩着碎片已经烂的厉害,右脚后更还嵌进了几块小碎片,微微的肿了起来,嫌弃鞋穿着不舒服索性脱了,想着脱了鞋会灵活舒服一点,结果不小心的还划了几块。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413/17221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