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夏最近时常感觉自己像个吸铁石,走哪儿就能吸铁吸到哪儿,林讷言就是那块讨厌的铁。

“哇,你的意思是说,你刚觉醒啊?你以前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织梦师吗?”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师父来我家做家教才发现的,这个问题是你这三天以来问的第57遍了!我!18岁觉醒,不知道在哪里觉醒的!我师父带我到一个小黑屋,我睡了一觉就觉醒了!招梦铃现在坏了拿去修了,我一共入梦两次,第一次我自己去的第二次师父带我去的!还有什么问题!”姜夏烦不胜烦,一股脑把他这两天问过了无数遍的问题都回答了一遍,当然,除了在哪里觉醒,这个问题铮哥千叮咛万嘱咐不许说。

“科学研究证明,如果一个人放松且随意的时候下意识说出来的话,都是真话!你看你现在在看书,是不是放松且随意!”

“呸。”姜夏翻了个白眼,上一次问明明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421/17223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