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轻烟偏了偏头,昨天浑身的巨疼,已然散去了一小半。

至少现在她能动一动,伸伸脖子坤坤腿什么的,比之昨天要舒适了不少,剩下的也只能慢慢将养了。

好在,经过一夜休息后初来的不适感,随着“沐轻烟”的执念消解散去,沐轻烟现在感觉非常苏爽。

从今以后她就是“沐轻烟”,沐轻烟也就是她,她们就是一体一人,没有任何异样区别。

有的,也只是现在的沐轻烟眼里,偶尔一闪而过灵动皎洁的目光。

沐轻烟低头环顾自身,看了看自己一双黑瘦的小手,这哪里是一个小孩子的手啊!分明就是鸡爪子嘛。

那蜡黄颜色,一看就是长期营造不良的造成的。

在沐轻烟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和“沐轻烟”一样大的小女孩,那个不是生的白胖可爱。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448/17227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