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轻烟赶忙连连摆手,刘婶子家里的情况她也是知道的。

“刘婶子,这鸡蛋你还是拿回去吧,你昨个已经给轻烟拿了许多的吃食过来,这鸡蛋太贵重了,轻烟可是不能收。”

一边说着,一边把刘婶子拿出来放在灶台上的鸡蛋,又装回挎蓝去。

沐轻烟循着脑海中记忆,知晓刘婶子的婆婆李婆子,那可不是吃素的主。

就是一厉害的无赖泼妇,刘婶子年轻的时候,刚嫁进刘家可没少被她婆婆蹉跎。

特别是从刘婶子嫁进刘家,一连生了两个闺女后,她婆婆那脸啊就没对着刘婶子露出过笑来。

刘婶子也是每天战战兢兢,一个人勤快利索的干完一大家子的活儿,每天生怕一不小心又惹了婆婆生气。

直到几年后,刘婶子生下了三儿子,后来仿佛生顺当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448/17227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