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言刚刚转过的身子微微一滞,他面色清淡的回过头去,看向了叫住自己的那人。

楚秋阁穿着一身高档手工制双排扣西服,手里托着一副金丝楠木的圆润拐杖,胸前的马甲上挂着一块精致的伯兰特怀表,修理整齐的油质背头搭配一副亮澄的金丝眼镜,尽显绅士风度和优雅气息。

他浅笑着看着伯言,正如伯言噙着淡笑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片刻,伯言始终还是那副不冷不热的孤傲模样,楚秋阁的心潮却逐渐有了澎湃的迹象。

“是你喊的我,你又不说话,是准备用眼神告诉我艺术二字怎么写吗?”,伯言淡漠一笑道。

楚秋阁涵养一笑,不温不火道:“你那么喜欢说话,我当然要把机会让给你,不然会显得我和你一样,没有礼貌”。

“礼貌和真理一样,当真理全无,礼貌也将失去必要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