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阁,要不要派保安赶他出去?今天这场画展是我翻身的大好机会,这青年的架势来者不善,我怕会有意外”,场外,叶翔面带忧色的附耳到楚秋阁耳边皱眉道。

楚秋阁淡淡一笑,摆手让叶翔安静下来,他没有出声,心里却是不屑的低喃了一句:“蝇营狗苟之辈也敢登堂入室学人作画,何其可笑?再者说,你翻身与否与我何关?当年我既然把你挤出画坛,就没想过让你回来,可笑你还是这么天真,可笑至极”。

伯言对外界的这一切毫无知觉,他现在就像是遁入画布之中的精灵一般,只对画布以及入眼的景色,再加上脑海中的构思有兴趣,其他争名夺利的言论以及人心,皆不在他考较范围之内。

第一笔落。

如风云泼墨,在将天蓝色和纯黑色两种颜料混合后,伯言的手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开始笔走龙蛇,在画布上大胆的勾勒提转,寥寥几笔之间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