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准备开始拍摄吧”,陈霏冲其身后的黝黑汉子甜美一笑,然后像一个童真的小女孩一般,弯着腰站在伯言身后盯着他笔下的世界看了起来。

直到现在,陈霏都没有发觉场间浓郁的火药味道,至于楚秋阁的阴谋和算计,她更是丝毫没有察觉。

伯言突然停了停笔,他嗅到了一抹鸢尾花的香味,源于对梵高作品《鸢尾花》的喜爱,他特意研究过这种独特的花。

伯言向来对事不对人,而他无论是钻研什么,都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认真去对待。前世的伯言命运多舛,他的父母在经商失败后选择了跳楼自杀,当时年仅七岁却已经萌生出记忆的他蹲在父母血肉模糊的尸体旁边哭了很久,却也无济于事。

后来被送进孤儿院后,各种性格怪异的小孩儿以及脾气暴躁,身材活脱像猪八戒的女修士让伯言印象十分深刻,也是从那时起,本就悲伤过度的伯言变成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