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秋阁明白!谨遵何老教诲”,楚秋阁咬着牙,极不情愿的低下了头,他很不情愿放弃已经到手的名利,他现在随便创作的一幅画都能被炒到几十万,但无奈这二老是芬南乃至天秋省画界的泰斗人物,他们寥寥几语之间就可以把自己打回原形,甚至于他的画作能被炒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完全是沾了这二老的光。

他无奈又愤怒,无奈于二老到场的时候他没在场,愤怒于这该死的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杂牌兼职工坏了自己的好事。

可惜不管他何种情绪交加,为了以后的前途和发展,他只能选择退步和臣服,他狠狠的握紧了拳头,要不是人设的束缚,他恨不得一拳挥在着弱不禁风的青年身上,以报他心头之恨。

“还愣着作甚?叶翔,带他离开!”,何老的脾气出了名的臭,不发火时你可以当他是和善老人,发火时他却是怒目金刚,谁都不敢触其霉头。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