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言小友,可否有空去老夫家中小坐片刻?”,温庭君对刚才发生的一幕恍若无闻一般,浅笑盈盈的捋着胡须看向伯言道。

何忧之也点头附和道:“我们两个今天本来是想看看得意门生的画展,顺便告诫一下他近来存在的问题,之前只是道听途说,听秋阁这小子为钱财所惑,所作皆为下乘之品,今日得见,唉,也罢,暂不提他,你就当是宽慰一下我们两个老人家,小聚一番可好?”。

何老与温老又不相同,楚秋阁是他从孤儿院里发掘出来的好苗子,这三十多年来,他亦师亦父的照顾着楚秋阁,本以为靠自己的品格可以扶携楚秋阁走上正途,没想到到头来这小子还是走错了路。

“你还好意思感慨,当年你收他之时我已经看出此子心性不正,无奈你这老头听不进人话,偏以为这少年天资聪慧,根骨奇特,正所谓人心难测,品学难齐,收徒弟切莫贪图其天赋,当从其心性品格入手,不仁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