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巡酒过,三人的脸色都有些潮红,这女儿红酒香而味甜,却也有些许烈性的酒意。伯言只觉得浑身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和他前世酷爱喝的老白干以及白兰地相比,这酒明显更加醉人。

“常言道美酒配花生,百吃而不厌,果然不假,要说这喝酒别的可以没有,但花生米却必须要有,要不然就是喝之无趣,食之无味”,何老被这美酒醉的阑珊道。

伯言慵懒的靠在软糯的沙发里,他却不像这二人那样喝酒就菜,他更向往侠客世界里英雄儿女们大口喝酒,痛饮三四斤的快意饮法,也就是俗称的干喝酒不吃菜。

“伯言小友,你可是本姓便姓伯?”,温老咽下嘴里掺着酒香的花生米后,悠然问道。

伯言淡淡颔首,“是本姓伯,我父母取谐音”薄“言少语之意,希望我能够惜字如金,做个沉默寡言的好男儿,不过事与愿违才是人间本性,我自幼便熟读百书,对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