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幅千山鸟居图应该是温老早年所著吧?“,伯言随手拿起了一张蒙尘的国画,端详了一番后,他转身淡笑问道。

温老微微讶然颔首道:“没错,这是我早年留学千日国的时候所著,有什么问题吗?”。

伯言摇头道:“问题谈不上,既然是温老早年的作品,那想必随着年月的推移,原本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伯言小友但说无妨,虽说是我早年所著,但人在细节上的习惯问题却非自己所能察觉到的,况且我和老何均属于出名较早的画师,你也知道现在的人们,只知道一味的吹捧和赞赏,这人呐,看不到批评和指正是很难认识到自身不足的”,温老大方的摆了摆手,露出了一副虚心求教的老顽童模样。

伯言自然不是有话不说的虚伪之人,他点了点头,把画摆在温老之前放置的画夹上,想来他昔日也曾把自己的画作摆在墙上,而后来之所以又多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