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温老的心脏开始重新回血,他黑沉的脸上逐渐多了些许血丝儿,四肢也渐渐充血,恢复了正常的体力。

他长长的喘了口气,然后端起桌子上的凉白开大口喝了下去,又缓了一分多钟,温老苦笑着坐起身来,靠在沙发椅背上冲伯言摆了摆手道:“别担心,我这是老毛病了,一激动就会犯病,别放在心上”。

“温老这是心肌缺血还是患有较重的心脏类疾病?”,伯言微微颔首,他又不是传说中的话痨怪,总不能温老的心脏受不了,自己还喋喋不休的来显示所谓才华横溢吧?

温老轻叹一声,表情苦涩道:“小友相信过度伤心可以损伤心脏吗?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得了什么病,去医院检查医生也说我的心脏除了衰老缺血之外并无其他问题,加上我平时很注重养生锻炼,按理来说不会像老何那样出现心脏羸弱的问题,但偏偏从那几年之后,一遇到情绪激动的情况,我就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7921/17266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