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风哥带到了藤袭山的入口处。

虽然对方对我这个自来熟的称呼表现得很不满,但实际上我只是跟着系统这么叫他而已,并没有其他恶意。

并且我发现,他除去外表是个标准的暴躁老哥脸外,从心音上听来其实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就比如我被他一路带过来时,他有好几次都似乎欲言又止,企图劝说我不要参加这个危险的试炼,这一点,也是用我那万能的耳朵从他的内心听闻出来的。

藤袭山,我这次试炼的场所,和最终选拔时考生们参加的场所是一样的。

这里被常年盛开的紫藤花围绕着,据说紫藤花是被鬼所厌恶的植物,藤袭山内有剑士们抓来关进去的百只以上众多的鬼。而每年都会有决心加入鬼杀队的人们前来参加最终选拔。

虽然这时候并不是最终选拔的时间,但是,据后来的几名柱你一言我一语地和我详细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8438/17321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