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绥绥这次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时烧已经退了。

闻春娇抱着她,心疼坏了,“果然是下雪冻着了,下次可别再乱跑了。”

她就站在那便发烧了这么久,被浇了一壶冰水,又被埋进雪坑里的裴寒不知道怎么样了。

简绥绥吸吸鼻子,小奶音很重,“妈妈,裴寒他还好吗?”

“他?”闻春娇自己闺女都顾不过来,哪里顾得了裴寒啊,“妈妈还没去看过呢。”

“妈,我以前是不是对裴寒哥哥很不好?我觉得他好像很讨厌我。”

闻春娇倒是不奇怪,点着女儿的小鼻子,笑道:“你这小淘气,裴寒她妈妈疯就算了,偏偏你陪着一起疯,我就不说这次你俩把裴寒弄去当萝卜种了,我就说上一次,裴寒妈妈在裴寒身上扣了条绳子,把他放在河里,说他是一条小鱼,拉着绳子要小鱼游泳,

请关闭浏览器的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显示不全或者段落错乱。

原网页地址:http://www.huoqwx.com/books/38704/17356465.html